到期美元债恐违约,当代置业两大股东自掏8亿元救急

  原标题:到期美元债恐违约,当代置业两大股东自掏8亿元救急

  来源:国际金融报

到期美元债恐违约,当代置业两大股东自掏8亿元救急

  继富力地产两大股东自掏腰包驰援上市公司后,当代置业也等到了股东方的江湖救急。

  这场救急能否拯救困境中的当代置业,仍未可知。

  10月11日,当代置业(中国)有限公司(下称“当代置业”)公告称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兼控股股东张雷和公司总裁兼执行董事张鹏拟向本集团提供约8亿元股东贷款,原因为视财务状况而持续支持,并表达对集团持续承诺和业务发展的信心。

  随着这则公告一起官宣的还有2021年到期的12.85厘优先票据延期的同意征求公告。

  票据的展期或是大股东善举的直接原因。

  根据公告,当代置业有本金总额约2.5亿美元的未偿还票据,有关票据将于本月25日到期。其计划将到期日由2021年10月25日交换至2022年1月25日,并计划赎回其中约8750万美元未偿还票据。

  受上述消息影响,今日当代置业股票高开低走,开盘后不到半个小时即涨至5.26%,之后一路下挫,最终报收0.465港元,下跌2.11%。

  一边是28.71亿的即期票据,其中2.5亿美元“官宣违约”;另一边是融资端收紧回款承压——资金链紧绷的当代置业似乎到了“关键”时刻。

  股东贷款与延期偿还的优先票据折射出当代置业当下的债务困境。

  “三道红线”出台以来,当代置业一直踩线,经过2020年一年的努力,成功实现由“橙”转“黄”,但在今年上半年,其不仅维持了“黄档”不变,尚未达标的剔除预收款后资产负债率还上升了1个百分点。

  截至今年6月末,当代置业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83%,净负债率93%,非受限现金短债比1.46。同时,在融资收紧的环境下,当代置业的融资成本不降反升。半年报披露,公司融资成本由去年6月末的1.67亿元上升23.5%至今年6月末的2.06亿元。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观察,当代置业的负债以流动负债为主。半年报显示,公司661.79亿元的流动负债占到了总负债的76.72%,其中于一年内到期的优先票据、银行及其他借贷合计为93.47亿元。经计算,本次延期的未偿还票据约占一年内到期优先票据28.71亿元的57%。

  为改善债务结构、降低流动性资金风险,当代置业已多次回购债券。

  据统计,当代置业下半年已陆续回购两只绿色优先债券,回购债券金额合计350万美元。

  此次出手相助的张雷和张鹏分别为当代置业的第一、第二大股东。其中,张雷持股总额66.11%,张鹏持股0.83%。

  从资金情况来看,8亿元的股东贷款对于二者来说并不算少。

  以10月11日收盘价看,当代置业总市值约为13亿港元,二者合计持股66.94%,约占8.7亿港元(折合人民币7.2亿元)。同时,据2020年年报,张雷当年获取薪酬合计573.3万元,张鹏为592.8万元。

  近期,高管及股东出钱救公司也并非个例。10月20日,富力地产股东李思廉和张力注资80亿港元以支持公司,此后这部分资金被运用至成立合营公司。这些房企的动作也让市场开始猜测,高管出资救公司会否成为接下来的趋势。

  易居研究院分析师严跃进称,“高管或员工的出资,也是一种比较隐蔽的融资方式。由于职业的原因和项目跟投的原因,往往此类方式下,也确实可以获得较多的资金筹集。可以认为在当前资金压力下,这也是一种比较多的融资方式。不过也需要注意类似出资的合规性,以及要防范中间的各类法律风险。”

责任编辑:陈诗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