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政策或影响千千万万路边摊的收款码

  原标题:这条政策或影响千千万万路边摊的收款码……

  记者 万敏

这条政策或影响千千万万路边摊的收款码

   北京东五环外的某个小区门口旁地下一层的菜市场,是附近居民解决吃饭大事的主要场所。工作日,年老居民在这里采购新鲜蔬菜、水果,周末这里的凉拌菜、面食摊点更是受到年轻人的欢迎。今天下班后,小王在这里买了几个大馒头,用手机扫摊主贴在玻璃隔板上的收款二维码时,却尴尬地发现,这个码只支持自己绑定的储蓄卡支付,他问摊主有没有用信用卡付款的办法,摊主摇摇头,表示不清楚。小王放下馒头,离开馒头摊。

  这是一个靠信用卡度日的月光族的故事,也是菜市场小商贩们在收款方式上,从现金到扫码的被动选择的过程。

  上述馒头摊主的收款码,严格来说是个人收款码,按照监管要求,只能接受储蓄卡(借记卡)的付款,不能接受信用卡、花呗等贷记产品的付款。个人收款码不需要额外手续开通,且收款可以直接提现到个人银行账户,只需要支付相当低廉的提现手续费,已成为很多小成本“路边摊”类型零售商贩选择使用的收款产品。

  而当小王走进小区一路之隔的大型综合商超,他发现,这里边大到火锅、小到奶茶的连锁商铺,他的信用卡支付都畅通无阻。因为这些规模稍大的商户,用的是商户收款码,这种收款码支持借记卡、信用卡、花呗等多种类型的账户付款。

  相比个人码,商户码需要一定的开通手续和服务费,在营业金额不大、营业模式较简单的情况下,馒头摊主或许会一直使用个人码收款下去,毕竟像小王这样的客户不会每天都出现。

  但是,这种情况将随着央行在10月13日发布的《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支付受理终端及相关业务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可能会成为过去式。“对具有明显经营特征的个人收款条码用户参照特约商户管理,要求为此类个人用户提供商户收款条码,提升对个人经营者的收单服务质量。”《通知》要求。

  转码不能转加成本

  为什么央行会关注个人收款码?

  央行有关负责人在同日发布的答记者问中表示,近年来,个人收款条码得到广泛运用,有效满足了社会公众的个性化、多样化支付需求,提高了小微经济、地摊经济的资金收付效率。但与此同时,个人收款条码也存在一些风险隐患。例如,部分机构使用个人收款条码转账业务办理大量生产经营、生活消费交易,既混淆了交易性质,导致交易信息失真,影响风险监测效果,也不利于借助支付服务为经营活动赋能增值。还有一些不法分子利用“跑分平台”,以高额收益为饵吸引大量人员使用个人静态收款条码与赌客“点对点”线上远程转移赌资,将赌资分拆隐藏于众多正常交易场景,扰乱了条码支付业务正常秩序,影响了涉赌“资金链”追溯机制的实效。

  《通知》还要求,个人静态收款条码原则上禁止用于远程非面对面收款,确有必要的实行白名单管理,以防止个人静态收款条码被出售、出租、出借用于搭建赌博活动线上充值通道。对通过截屏、下载等方式保存的个人动态收款条码参照执行个人静态收款条码有关要求,以防止不法分子借助个人动态收款条码规避政策要求。要求审慎确定个人静态收款条码白名单准入条件与规模、个人静态收款条码的有效期、使用次数和交易限额,防范白名单滥用风险。

  如何防止“误伤”馒头摊主这类真实的个体经营者群体呢?从个人码转而使用商户码,会不会加重个体经营者的成本负担?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为了确保个人收款条码相关要求有效落地、业务平稳过渡,《通知》设置了过渡期,要求支付服务主体全面、充分评估客户正常支付需求,制定配套服务解决方案,做好客户引导和服务工作,确保服务成本不升、质量不降。

  以微信的收款码为例,在费用方面,个人收款码没有手续费,提现费率最低0.1%;商户收款码提现免费,但服务手续费约在0.3%-0.6%之间。在个人码向商户码转换之际,如何实现“成本不升、质量不降”,将是支付行业需要解决的问题。

  支付机构洗牌加速

  此次《通知》覆盖了支付受理终端方方面面的规范,包括银行卡受理终端、条码支付受理终端的信息管理、商户管理、清算流程等,对银行与非银支付机构的市场行为、市场格局或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今年10月9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国际清算银行(BIS)监管大型科技公司国际会议上表示,支付行业面临市场供给过剩、过度竞争和无序竞争、垄断风险累积等问题,反垄断和促进公平竞争成为产业监管者新的重要课题。

  在反垄断方面,今年初央行出台了《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征求意见稿)》,初步形成了非银支付机构市场支配地位预警措施、市场支配地位情形认定审查措施等。

  10月初,支付宝和微信相继透露,开始与银联云闪付互联互通,支付宝已完成接入银联云闪付的技术研发,并逐步开放线上支付场景。微信支付正与银联云闪付推进更深入的互联互通,双方共同推进财付通、银联与建行、中行、交行等多家银行的合作,实现了手机银行App扫描微信收款码的支付功能。

  一家长三角地区中小型第三方支付公司人士对记者表示,由于国内零售移动支付90%以上的市场被头部两家企业占据,大量行业尾部的支付公司艰难维持生计,甚至沦为网络博彩、洗钱等黑灰产业的支付通道,在商户接入审查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央行有关负责人在此次答问中也强调,特约商户实名制是收单业务的基础性制度,是确保交易真实性、维护收单市场秩序、防范违法犯罪活动的重要保障。《通知》秉承“谁的商户谁负责”,收单机构作为特约商户管理的第一责任主体,应加强对特约商户经营活动合法性、申请收单服务真实意愿的实质性审核,落实对特约商户的持续性管理义务,并进一步明确了商户身份审核方式:对于具有固定经营场所的实体特约商户,要求收单机构应现场核实商户身份;对于网络特约商户、无固定经营场所实体特约商户,考虑到其现场核实难度大、成本高,要求收单机构原则上通过人工或智能客服同步视频等方式核实商户身份。

  近年来央行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大额罚单频现,其中对反洗钱、收单、商户管理方面的处罚原因较为常见。央行天津分行9月27日发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法律制度规定,被处罚款1399万元。这是支付行业年内的第四张千万元级别罚单。

  今年以来,根据央行官网披露的信息,已有4家支付机构完成注销,业务范围均为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且均为主动申请注销。在已经完成注销的42家支付机构中,预付卡牌照仍是主要类型。未来,随着收单类型业务、网络支付类型业务的管理门槛不断提升,此类业务牌照或也将出现重组洗牌。

  哪些支付机构获益?

  “二维码支付市场中,按照商户收款码是否为个人码,可以分为二维码转账和二维码收单两种交易类型。个人码开通方便快捷,在2017-2018年二维码支付快速普及阶段增长迅速。然而,时至2019年,二维码支付市场进入平稳增长阶段,收单服务商开始大力推进对中长尾小微商户的收单服务,使其从个人码收款商户转变为二维码收单商户,并在收单服务之上叠加其他数字化服务,助力小微商户智能化升级,使其获取更多资金、营销等方面的支持。虽然收单市场参与者众多,但以美团、拉卡拉为代表的部分企业已经形成较强卡位优势,有望在最终角逐中成长为二维码收单市场的巨头。”艾瑞咨询在其此前发布的《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数据发布报告》中曾这样分析。

  美团的支付业务缺乏独立财报,但有餐饮支付行业内人士认为,美团的支付业务起步晚,为避开在个人支付领域的正面竞争,美团一开始在线下商户合作中就采用了商户码收单的模式,并且因为能给餐饮商户带来线上流量,给商户提供附加服务的议价能力也较强,总体来看,此次《通知》带来的整改阻力上会小于支付宝和财付通(微信支付),美团的服务商体系甚至可以借此铺设更多的商户收款码。

  “微信和支付宝二者都没有或者很少有地推团队,实际是服务商体系为二者服务。《通知》里面的各种巡查等,需要庞大的人力支撑,这不是互联网公司想要的。而且以后有巡查要求,确定这码是不是在这个地方用,也需要线下的团队投入。”这位人士表示。

  至于拉卡拉,作为第三方支付A股IPO第一股,虽然近年来也在努力调整业务结构,但从2020年财报来看,个人支付业务贡献46.65亿元的营收,仍然占总营收的83.87%。

  业内人士表示,个人购买POS机用来套现、羊毛党刷信用卡积分获利等模式由来已久,此次央行《通知》下发后,对以售卖POS机为主要经营方向的公司形成利空。

  最近一周,美团-W(03690.HK)股价上涨逾5%,股价最高触及280元港元/股。拉卡拉(300773.SZ)最近一周股价跌逾1.4%,最新收盘24.97元/股。

  而对于以支付业务作为流量入口,期望借机突破线上信贷的商业模式来说,这条路或将被封堵,支付牌照的价值面临重估。

  针对平台公司在支付链路中嵌套信贷业务误导消费者等支付业务违规行为的监管,易纲进一步表示,2016年中国人民银行要求切断支付机构与商业银行的“两两直连”,以提升支付交易透明度,跨商业银行清算必须通过央行的基础设施来完成。去年底以来,金融监管机构要求断开支付工具与其平台上的其他金融产品的不当连接,未来将继续强化支付领域监管。

  中信证券在近期研报中指出,对于存量头部机构而言,支付场景垄断力弱化背景下,未来竞争的关键在于如何强化共有客户的粘性和贡献,通过支付技术创新带来的操作便利度提升、综合服务体验提升将成为未来共有客户竞争的核心。对于新晋流量巨头而言,过往“原生业务-场景支付-多元金融”的金融业务传统布局链条性价比下降。

责任编辑:陈嘉辉